第103章 一百零三章以韩留京
书名:将门女陈岚儿 作者:云霞雀 本章字数:451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12 22:18:44

“在下为皇上准备了一场焰火。”张千屹一脸殷勤地说道。

众人也看腻了歌舞,一听能出去,自然是乐意至极。

亓官昱本想牵着陈岚儿的手,可她忽然举起手边的杯子说道:“臣妾想祝皇上寿比天齐,诸事顺利。”

还未等亓官昱反应过来,陈岚儿就一饮而尽了,她没有一丝犹豫和害怕,只是有些不舍。

她早在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,来个狸猫换太子应该不成问题。

陈岚儿主动拉住了亓官昱的手,两人在月夜下看着最绚烂的烟火,烟火气息萦绕着两人,她的眼睛似乎还闪着泪。

亓官昱知道陈岚儿突然的转变是另有准备,看来今天她已经做好了决定,做好了万全之策。

他忽然有些迷茫,他看着天边的烟火想了很多很多,以至于陈岚儿悄悄倒在他的肩膀上也并未有感觉。

“岚儿,你瞧,那朵烟火好看吗?”亓官昱指了指那团烟火,顺势看了看陈岚儿,只见她双眼紧闭,迟迟没有反应。

而刚刚的那团烟火居然演变成了游龙,蜿蜒盘旋冲向了亓官昱,原本是美好的寓意,却不知为何被冲散了。

“哎,龙呢?”张千屹一脸幽怨的说道。

“不祥之兆啊不祥之兆啊。”群臣看着上空的烟火化作龙的瞬间消散了,张千屹听到此话更是慌了神。

立马从人群中逃窜。

亓官昱反手抱住了浑身瘫软的陈岚儿。

“来人啊!御医!”亓官昱一边喊着一边不停的在她耳边说:“醒醒,醒醒。”

陈岚儿紧闭着嘴唇,亓官昱探了一下鼻息颤抖的大喊道:“人呢?人呢?”

御医一听到皇上如此着急,拿起药箱就跑去了光明殿。

亓官昱抱着陈岚儿坐在原地,他双眼无神,眼眶泛红湿润,嘴角颤抖直至御医的到来。

“老臣...”御医还未说完就被世襄推了一把,一个跟头来到了亓官昱的身边。

他还没来得及擦擦脸上的尘土就伸手探了探脖颈处,毫无波动,此时,御医的汗水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了。

他用大袖擦了把汗再次探上手腕,还是没有动静,显而易见,在他们淡薄的医学常识中,眼前的女子已经死了。

死了?天空中又在飘雪了,御医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说道:“老臣不才,凤妃已经...无力回天了。”

亓官昱抱起陈岚儿,没有丝毫力气再去怒吼,只是绕过御医径直走开了。

御医吓得跌坐了下来,他浑身发抖,生怕亓官昱一个不满意将他杀了,可现在看来他还是安全的。

“娘娘吉人有天相,定是那个庸医误诊了。”世襄陪着亓官昱走到了光明殿的门口轻声说道。

亓官昱木楞的抬起头,双手因为抱着陈岚儿而酸痛的发抖。

“你说,她是受了多少委屈,才能换来这次的大雪。”亓官昱一步一步走下阶梯,世襄拿着油纸伞倾向亓官昱和陈岚儿。

雪花飘落在油纸伞上,地面上,房屋上,偏偏有一片落在了陈岚儿的脸颊上。

她还残留的温热气息让那片雪花融化成一滴水,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,滴在衣襟上。

“娘娘怎么了。”珍珠听说了光明殿的事情,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,珠玉跟在她后面,满脸泪水。

“我没有照顾好她。”亓官昱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珍珠。

珍珠的情绪一下子翻涌了上来,一口鲜血吐在雪地上,格外显眼,殷红的血液弄脏了亓官昱的龙袍。

“珍珠姐姐。”珠玉跪在地上抱着珍珠,亓官昱看着眼前的一切宛如心死,他偏过头说道:“世襄,带她去看看。”

“那皇上...”世襄十分担心亓官昱会想不开,随她一起去了。

“朕没事。”亓官昱丢下一句话,渐渐隐去,世襄见劝说无果,也不好在步步逼近,只好转身抱起了珍珠。

她满嘴鲜血,牙齿也被浸染了,看起来十分恐怖,可是她的嘴里却喊着陈岚儿的名字。

——千禧宫

“她喝了?”容皇太后抿了口茶水说道。

“喝了,此时皇上正抱着她到处走呢。”白姑姑略微有些心疼的说道。

容皇太后转头看向白鸽,一脸笑意地说道:“做得好,有赏。”

白鸽立马赔着笑脸说道:“多谢太后娘娘恩赐。”

——合欢宫

“主子,你可知道我打听到了什么?”云朵故意卖着关子说道。

正在描眉的林瑶也今日可没有心情听八卦,她嘟囔着:“皇上来了?”

“那倒没有,不过很快皇上就会独宠您。”云朵眉飞色舞地说道。

这让本还提不起兴趣的林瑶也略带期待的说道:“是他满意我的贺礼吗?”

“也不是,是宫中的凤妃娘娘似乎殁了。”云朵以为林瑶也会开心,没想到她手中的青黛掉落在地,发出了剧烈的声响。

云朵指了指地上的青黛说道:“这可是独一份的恩宠,娘娘怎可扔在地上。”

林瑶也没有在意,只是抓着云朵的手问道:“殁了?殁了?她在哪?”

“外边人说是在光明殿的阁楼上,御医去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生气,脉搏也停了。”云朵捡起青黛,连连摇头。

“光明殿。”林瑶也提着裙摆朝着门外走去,云朵见此立马放下青黛就跟去了。

一路踩着白雪来到光明殿门口,就连大麾都还没来得及披上,她迟缓的走向门口,嘟囔的说道:“陈岚儿呢?”

一个识得颜色的太监立马走过来说道:“拜见林贵嫔。”

“陈岚儿呢?”林瑶也等着圆润的双眼问道。

太监摇了摇脸色十分不好的说道:“凤妃娘娘恐怕不行了,后面御医都束手无策。”

“她现在在哪?”林瑶也等着太监继续说下去,可他却突然顿住了,只见他伸出手一脸贱兮兮的。

“狗奴才。”云朵一拳举起来就准备砸在他的脸上,林瑶也不想生事,一脸厌恶地说道:“给他。”

太监拿到几两碎银一脸殷勤地说道:“她被皇上抱走了,相必是去了天子宫。”

林瑶也一听完就愤愤走开了,太监将碎银塞进裤兜里,嘴里念叨着:“又赚了。”

——天子宫

“她怎么样了?”亓官昱坐在床榻上,旁边的御医瑟瑟发抖,御医换了一个又一个,还是没人能诊断出不一样的东西。

一堆人跪在地上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生怕龙颜大怒,把自己安上个满门抄斩。

“都是一群废物,朕把你们养在太医院有何用?”亓官昱拉着陈岚儿的手,怒气憋红了脸,他感受着陈岚儿的手正在慢慢变冰。

和外面的大雪一般,洋洋洒洒。

——合欢宫

一女子鬼鬼祟祟从屋顶掀了几块瓦片,往下看起,空无一人,她很顺利潜入室内。

“夫人?”白鸽小声的喊道。

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,但是她没有轻易放弃,因为这是陈岚儿特地嘱咐的事情,她肯定要完成。

“夫人?”白鸽再次喊了一声,还是没有人回应。

这里曾是馥郁居住的地方,现如今十分干净,被褥没有压痕,她一个老人家不在屋子里还能去哪?

难道是被软禁了起来?

白鸽心里想这,只觉得这林瑶也越来越可怕,根本不是从前那样。

她四处摸索着,每一寸墙壁她都试探了一番,终于在一面墙壁上推动了一块砖,她将砖块拿下,里面透出淡淡的烛光。

“夫人?”白鸽吵着空隙喊了一声,里面的人似乎听到了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她拍了拍墙壁示意自己在。

——天子宫

“让我进去。”林瑶也一把推开宫女,带着云朵闯了进去。

亓官昱抬眼看到这样鲁莽的女子说道:“谁允许你进来的!”

“臣妾拜见皇上,臣妾只是听闻...”林瑶也还未说完就被亓官昱打断:“听闻什么?今日无事发生。”

“可是...臣妾想看看她。”林瑶也指了指床榻上的陈岚儿。

“朕会照顾好她,无需你。”亓官昱每一个字都在提醒林瑶也应该离开。

可是林瑶也不管不顾的再次说道:“臣妾知道她为何这般,她只是吃了些东西变成这样的。”

亓官昱微眯着双眼,步步朝着林瑶也走了过来,他步伐缓慢沉稳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:“你又知道了什么?”

“臣妾什么都知道,臣妾只想得到臣妾想要的。”林瑶也挺直脊背,毫不畏惧的说道。

“说。”亓官昱转头不在看林瑶也的双眼,她的双眼里承载了太多东西,不甘心,贪婪的欲望还有不屑一顾的轻蔑。

“臣妾想和姐姐平起平坐。”林瑶也低垂着头,她的野心昭然若揭。

“好一个平起平坐。”亓官昱抬手打下一巴掌,林瑶也的右脸瞬间红了起来,云朵护主喊道:“还请皇上将怒火发在奴婢身上。”

“放肆!”林瑶也抢先亓官昱一步说道,云朵被林瑶也的怒吼吓得不轻,一颗眼泪摇摇欲坠。

“请皇上恕罪,臣妾也只是为了完成家族的任务,还望皇上三思。”林瑶也心如止水的说道,对于刚刚那一巴掌她一点也不在乎。

更准确的来说她不应该在那时候在乎,因为她的尊严已经被踩在脚底下了。

“做好有用。”亓官昱彻底看清了林瑶也,但他不能在此刻和她怄气,他只想陈岚儿能够醒过来。

“自是有用。”话一说完,站在门口看了许久的以韩走了进来。

“拜见皇上,拜见凤妃娘娘,拜见林贵嫔。”以韩挨个拜见,谁也没有落下。

“原来是苏州知县,不成想你们两八杆子打不到一起,居然还能联手。”亓官昱冷哼了一声坐回了床榻。

“皇上误会了,在下此次回来也是为了皇上的生辰,却不料在路上遇到了林贵嫔,她同我说了些情况,我这才紧赶慢赶来到这了。”以韩立马把自己摘个干净。

反正利用完了就可以过河拆桥了,林瑶也也没有再去计较什么,只要目的达到了就行。

“朕不想听你的解释。”亓官昱没有在看遗憾,只是低头看着陈岚儿。

以韩看得脸色,立马问道:“能否拿来凤妃娘娘的杯子,在下想看看能有什么端倪。”

“世襄。”亓官昱只是喊了声名字,杯子就递到了以韩的手上。

以韩仔细的把玩着杯子上的每一丝痕迹,这个杯子很干净,几乎没有什么残留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崭新的杯子。

他手指顺着杯沿摩挲了一圈,还是没有任何进展,就当所有人都认为于事无补之时,他又从袖口里拿出了一瓶不知名的粉状物。

往里轻轻一倒,里面竟然生出了结晶,他用手蹭了一下,又在鼻下嗅了一下说道:“竟是归息丸。”

“归息丸?”亓官昱发出了疑问。

“是江湖术士常用的药物,一种能让人短时间内气息全无,俨然成为一个死人一样的药物。”以韩如实说道。

“那可又醒过来的方法。”亓官昱继续追问。

以韩深表遗憾的说道:“这药丸不是非常时刻绝不服用,因为有着巨大的风险,若是没在规定时间内醒来,定是一辈子睡下去了。”

“那这药丸容易拿到吗?”亓官昱略微惆怅的我说道。

他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为了离开而做铺垫,可他又在下一秒否定了自己的无厘头,哪有人会用自己的性命做筹码呢?

对吗?岚儿?你一定不会为了离开我的吃下这个药丸的对吗?

他在心里不断的问着自己。

“药丸需要专人炼制。”说到这亓官昱才松了口气,那就说明这药丸不是她自愿服下的我,而是一场意外。

“那你能在几日将她唤醒?”亓官昱捏了捏陈岚儿的小手说道。

以韩吞了口口水不确定的说道:“在下暂且一试。”

“那你就留在这吧。”亓官昱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的说道。

“是。”以韩暗暗窃喜,自己又可以留在这里了,那离自己的复仇计划是不是又更近了一步。

“封林瑶也为妃,赐居静夜宫。”亓官昱大手一挥,林瑶也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